亚洲日韩中文字幕日本有码

                                            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不出精品枉少年
                                            來源: | 作者:張 力  時間: 2019-12-03
                                              黃華是個青年作家,男性,三十多歲,是個擅長寫小說的作家。
                                              我喜歡黃華創作的小說。
                                              不隱諱地說,黃華是我的外甥。
                                              不是因為黃華是我的外甥,我才會說我喜歡黃華的小說。
                                              要知道黃華已在《延河》、《西南軍事文學》《中國鐵路文藝》、《北方文學》、《芒種》、《黃河文學》等三十余家報刊發表中、短篇小說百余篇,小說《一天到晚游泳的魚》還榮獲了第二十屆文化杯全國梁斌小說獎。
                                              他發表了大量的文學作品,發表的層次之高,足以說明,我不是特意在為自己的外甥“涂脂抹粉”。
                                              2006年我參加沈陽鐵路局文聯的會議,當時黃華所在單位的車間書記范波在我面前表揚黃華,說他文筆不錯,寫通訊報道,還寫小說,經常在《沈陽鐵道報》上發表,并斷言黃華寫小說肯定是經過了我的指教。
                                              這讓我很詫異,繼而有些不以為然。
                                              詫異的是黃華這孩子不聲不語的,一不留神,他怎么就能寫小說來了?不以為然的是如范波所言,他不過是在報紙上發通訊報道,順便發發小小說,這種與宣傳途徑一致的文學作品,有些邊緣化,文學意味似乎也模糊了一些,不足為奇。
                                              那時,我們單位已經屬地化歸地方領導了,很難見到鐵路的報紙。為此,我特意到圖書館查閱《沈陽鐵道報》,見到黃華幾篇在文藝版發表東西,也只是一些說不好是通訊還是紀實的文章。
                                              因為父母都不在了,我們兄弟姐妹之間走動得很少,黃華因為都在上班,很難見到他,即使見到了,也沒有太多的話題。記得當年黃華姐姐結婚,晚上家里親屬在一起吃飯,才有了時間與黃華閑聊,我也是有一搭無一搭地問到了黃華寫作,他很靦腆地推說只是隨便寫著玩的。我不無鼓勵讓他多寫寫。他的媽媽爸爸在一旁卻很積極地讓他把自己寫的東西拿給我,說你老舅畢竟寫了這么多年了,可以幫助指點指點。我雖然滿口應承,把自己的電子信箱告訴給了黃華。
                                              一天后,我在電子信箱里收到了黃華寫的幾篇小說,當時并沒有閱讀,那時我還在《芒種》當特約副主編,幫助審閱稿件,在黃華那個年紀的作者所寫的東西,我看得很多,不過是浮光掠影,寫些“皮毛”的作品,不經意地把黃華稿件下載到文件夾里,便忘到腦后了。一個星期后,我猛然想起來黃華發來的小說,覺出自己疏忽,人家那么尊重我這個長輩,我卻之不恭。我忙打開計算機,找到他的作品,想隨意地瀏覽一下,然后再“象征性”地提些意見,別讓孩子對我這個老舅太失望嘍。
                                              可當我閱讀他的小說,才覺得自己的疏忽大意,黃華不但能寫小說,寫得還很精彩,這太讓我驚訝了,甚至還可以讓我用震驚兩個字代替。
                                              他發來的多是小小說,也有短篇小說,這些作品讓我對黃華刮目相看。我不得不承認,我在他那個年紀時絕寫不出他那個水平的小說。
                                              我必須要認真對待黃華和黃華的小說。我把他叫了出來,那天我們談得很投機,談話時我才知道他看了很多的書,并且在部隊就開始愛好了文學。我們喝了酒,是我們第一次在一起喝酒,這也是我跟他這個晚輩第一次這么推心置腹交流,要知道黃華在外人眼里總是穩穩當當,從不多言多語,而在我們的交談中,他的思想智慧卻時時在眼前閃電發光。說真的,幾多年來,很少有人與我在文學上“PK”了。
                                              在交談過程中,我了解到他的小說多發于各種報端,少有雜志登載,我問他為什么不往一些文學期刊上郵稿,他說不敢郵,主要是怕自己的水平不夠。我為他提供了幾家雜志,并鼓勵他大膽投稿,這主要是因為他的小說都已具備了發表水平。
                                              很快他便捷報頻傳,好事不斷,一年多的時間里他就在十余家報刊發表小說三十余篇。鑒于他的成績,著名的工人作家李鐵和我作為他的介紹人,介紹他在2008年加入遼寧省作家協會。他從創作開始的到加入省作協才用了不到三年的時間,足以讓人羨慕嫉妒恨。
                                              黃華為人低調,不司張揚,不自吹自擂,作風扎實,默默無聞,而且也從不因為有我這個舅舅而遑論他人。幾天前,《解放軍文藝》編輯文清麗與我通電話,說到了黃華和她留用的稿件。我告訴她黃華是我外甥,她驚愕,問為什么不提你呀。我說這是要靠他寫作的實力,而不是寫作以外的“功夫”。
                                              我與黃華一同參加多次文學的會議,特別是連續三年一起參加鐵道部的文學會議,我們爺倆兒的關系卻鮮為人知。日前路內有個作者還通過我打聽黃華的情況,因為她只知道我們所處于一個城市,而不知道他是我的外甥。黃華在會議上一直叫我老師,這么叫我很受用,還讓我有些沾沾自喜,黃華不僅是我的外甥,更是我隔三差五就要聚在一起交流的忘年之交,我們可以逾越年齡界限共同研討文學和其它各種問題,并合作了三部長篇小說。
                                              對了,黃華還有一個筆名叫謨然,與剛剛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莫言諧音,然和言只是平卷舌音不同罷了,這筆名是會不會沾了諾貝爾文學獎的彩頭,也說不準呢。
                                                  以上說了黃華的印象,不足以表明他的創作實力,套用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的話:“要用事實說話。”
                                              黃華寫的小說很干凈,這個干凈說明他沒被我們這一代60后一些作家“欲望化的個人寫作”污染,而作為70年代末出生的黃華更沒被70后作家“感官化的身體寫作”所腐敗,他就是那么老老實實地表現他所要表現的,捕捉他要捕捉的,他的作品富有現實主義的色彩,人物動感十足,情節細膩而又真實,很容易觸動讀者情感中那個最柔軟的部分。獲得第三屆魯迅文學獎的作家畢飛宇在渤海論壇上提倡中國作家要寫有中國味道的小說,黃華就是這樣的一個作家,他是貼著地皮走路的人,而不是“飛翔”的人,哪怕是在低空,這主要是他沒有一雙長著羽毛的翅膀,所以才會腳踏實地,畫地為牢。
                                              黃華的小說體現著英雄主義精神。這也許是他有過當兵的經歷,從而留下了英雄主義情結。他很喜歡創作具有歷史和現代特點的英雄,不論是部隊,還是在鐵路,他的小說字里行間都浸透崇尚英雄的情懷,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這種情懷,只是沒有適時的迸發。這個時代的小人物大英雄比比皆是,每個人都是自己的英雄,即使阿Q背后也會說我是你爺爺,只是要在小說中怎么去表現。小說不在于表現什么,而在于如何表現的藝術,《中國鐵路文藝》等報刊推出了黃華一系列的鐵路作品,無不是英雄主義精神的具體體現;而與英雄更加貼近的軍人軍事題材作品,更是將這種精神推向了高潮,《西南軍事文學》文學雙月刊在2011年一年的時間里,竟拿出兩期來推出黃華的短篇小說,更有國家級大刊《解放軍文藝》近期也將發表他的短篇小說《老兵》,應該說黃華就是個英雄,所謂英雄出少年嘛。
                                              黃華的小說如他本人一樣的機智,這與他一開始創作就寫小小說有關,小小說之短往往要有出人意料的情節,有些人的小說作品缺乏機智,恐怕也與沒寫過小小說有關吧?在魯迅文學院黃華與中國作家協會主席、著名作家鐵凝見面時,他主動介紹自己也姓“鐵”,鐵凝親切地握住黃華的手說:“咱們是一家人啊,姓鐵的不多呀。”黃華頑皮地一笑說:“我是鐵路的。”逗得鐵凝哈哈大笑。這就是黃華式的幽默和機智?,F在黃華正在魯迅文學院高研班參加四個多月的學習,每期學員都是來自全國文學界的精英,每個省部級作家協會基本只有一個名額,他是由鐵道部作協推薦的。正因為他的機智,使他的作品中多了一些靈動,多了一些時代氣息?!段乃噲蟆纷鳛閲乙患壍闹袊鲄f機關報來魯迅文學院約稿,他從強手如林的同學中脫穎而出,發表小說《愛情保鮮》,要知道能在那個專版上發表的七篇文學作品中,只有兩個同學在專版上發表了大版的小說。
                                              當然,黃華的文學創作上的成績只能說是在他的年齡上,或是從他開始寫作的時間上來說算是個奇跡,如果放眼于全國文壇,上邊的兩個優勢都不能算是拔尖。從小說的厚度和深度上看,更顯得薄弱。黃華的小說固然有著它的局限性,這與他的年齡和閱歷有著直接的關系,加之工作環境制約,他的小說難免是“兩個軌道上跑火車”,出不了大格。但這恰恰也應該是他的突破點,很多人都是某一類的作家,比如李鐵因主要寫工廠和工人的作品,而屢屢被轉載被獲獎,被稱之為工人或工廠作家,黃華也許將來被冠以鐵路作家,那也說不準。
                                              黃華現在錦州車輛段黨委工作,他的工作如同他的創作一樣的出色,他是鐵道部表彰的全國優秀復轉軍人。他從不因為寫作而耽誤工作,即使在北京學習期間,每個周末休息回到錦州,他都要自覺地來到單位上班,有些完不成的材料還要拿回到北京去完成。有的作者跟單位搞得很僵,總在抱怨單位領導不支持寫作,其關鍵一點,就是沒有擺正工作和創作的關系。其實文學就是人學,尤其是小說。我曾說過小說就是說話,有人認為寫小說會影響到工作,那是一批作者為了抬高自己,把“經”念歪了,才引起一些人的誤解,讓人覺得不務正業。作者一定要清醒地認識到,文學拯救不了世界,甚至都不能拯救你自己,作者沒有必要把自己的創作看得那么崇高,文學早已褪下了它輝煌的外衣,不會讓誰一夜之間成為“暴發戶”而大紅大紫,文學創作不過是業余愛好而已,這與下棋玩牌打麻將花草魚蟲的愛好沒啥兩樣,不過是各有所愛,各好一套吧。這與那些愛好有所不同的是文學作品在消遣之余,還能夠得到的社會承認,產生積極或是轟動效應,但那也只能說明作者的才情和智慧,而不及其它。
                                              這需要冷靜,一種莫言式的冷靜。
                                              我相信,也有理由相信,在黃華的努力下,在不遠的將來,他會突破瓶頸,拿出更好的文學作品奉獻給社會,以饗讀者,讓我們來共同期待吧。
                                              
                                              

                                            上一篇:午餐肉

                                            下一篇: 整治烈士山記

                                            亚洲日韩中文字幕日本有码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