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日韩中文字幕日本有码

                                            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情系綠軍裝
                                            來源: | 作者:王永林  時間: 2020-08-03

                                              “一顆紅星頭上戴,革命的紅旗掛兩邊”。那身綠軍裝,陪伴我走出家鄉,和我一起在軍營里成長,與我一起經歷人生的風雨和陽光。她見證了幾代熱血男兒參軍報國的赤子深情,記錄了無數中華兒女的青春故事。

                                              2019年春天,我的一位轉業到地方多年的老戰友走到了生命的終點。幾年前,腫瘤這個惡魔就向他伸出了殘酷的手。在與病魔的頑強抗爭中,老伴和兒子考慮到今天日子好了,今生他為事業和家庭只知付出,還沒怎么享著福,就準備了一套像樣的西裝,買一雙好皮鞋,讓他敞亮一點走。他知道后一口拒絕了親人的安排,還正式立下遺囑。他說:“我去見馬克思的時候,向家人和戰友請求并交代的后事只有一件,還穿那身綠軍裝,誰也不能違背我的遺愿?!彼退叩臅r候,他仍是一身情有獨鐘的國防綠,那雙他愛不釋手的傳統、精美的三接頭。在第二故鄉本溪來長春送他的戰友,還特意從關門山采來了他喜歡的紅杜鵑。在鮮花翠柏中,他安詳的臉上流露出的仍是戰士的堅定和剛毅……

                                              一轉眼,從當兵到現在已經四十幾年了。我發現我的首長、戰友也和我一樣,回望的目光,總是流連在連隊的那些戰友,那些營房,那春天里灑滿山崗的杜鵑花。

                                              1974年,就在高中畢業的當年年底,我光榮地成為人民軍隊的一員,穿上了夢寐以求的一身綠軍裝。一個多月的新兵訓練很快就結束了,我們馬上就要到戰斗連隊,成為一名解放軍戰士了。幾百名新兵喜慶的像過年一樣,大家在老班長的指點下,都把洗得干干凈凈的新軍裝綴上紅領章,解放帽上釘上紅帽徽,朝氣蓬勃的青春年華充滿陽剛之氣和英俊雄壯,興奮與自豪的心情擋都擋不住。在全團新兵入伍宣誓大會上,拉歌的聲浪震撼群山,新兵戰友們爭先恐后進行宣誓表態:大家決心一定要在黨的指引下,牢記先烈的遺志,發揚革命軍隊的光榮傳統,為人民當好兵,為祖國站好崗!那天,我嗓子都喊啞了。新兵連結束的星期天,大家紛紛請假去駐地縣城本溪小市照相館照相,好早一點給父母和親人寄回軍裝照,把幸福的喜悅分享!

                                              那時,人民解放軍裝備65,曾成為那個年代的流行色,成為那個時代的一個標志和記憶。那套軍裝簡潔樸素,常穿常新,還會打扮人。區分將軍士兵的唯一標志就是上衣四個兜還是兩個兜。戴上那紅五星、紅領章,就像飄揚的軍旗和火炬,激勵我踏著先烈的足跡跟黨走,“紅星照我去戰斗!”那身綠軍裝,年長的穿上忽然變得年輕,年輕的又顯得帥氣和成熟。當年由于取消了高考,穿上綠軍裝,在軍隊大學校里磨煉成長,就成為廣大學生家長的熱切期盼和廣大青年的志向追求。如果誰有一套綠軍裝,哪怕有一頂軍帽或一個挎包,都是榮耀和時尚。一些社會青年得不到草綠色的軍裝,就想辦法用相近顏色的布料,求人仿制軍服軍帽。連幾歲的孩子,都乞求家長給他們一身國防綠,從小就打扮成“紅小鬼”。社會上的大姑娘中的窈窕淑女,都喜歡“軍”子好逑。二姨家的單喜哥1969年參軍到牡丹江,時間不長就入了黨,被提拔為班長,他成了我心中的偶像。在書來信往中知道我喜歡軍帽,就托他回鄉探家的戰友,我的小學班主任張啟志老師的弟弟,捎回來一頂3號的新軍帽。當我去張老師家取回軍帽時,我戴上摘下來,摘下來又戴上,反復在鏡子前美,在鏡子里浪。怕把軍帽弄臟了或變形了,就學別人用牛皮紙做了帽圈墊在帽子里。那天晚上,我興奮的沒睡好覺,我渴望能穿上屬于自己的綠軍裝。

                                              直到1985年軍隊換裝,為1988年恢復實行軍銜做準備,65式軍服在部隊服役近20年。那身綠軍裝,曾讓多少人夢寐以求,多少人愛不釋手,多少人舍生忘死,多少人終身守候。她整整10年和我朝夕相伴、形影不離。她白天和我一起訓練,晚上和我一起站崗,回故鄉探親的時候跟著我一起去相看未來的新娘。她陪我度過了一生中最美好也是最寶貴的時光,與我共同經歷了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親身見證了我與首長戰友們那勝似兄弟的情誼,激勵我在保家衛國的邊海防前哨實現人生夢想。隨著國家改革發展取得的偉大歷史性成就,我軍新一代軍服在結構、用料、顏色、樣式及配套方面更加莊重美觀大方,形成了以棕綠色、白色和藏青色、蔚藍色為主色調的陸??哲姷亩Y服、常服、作訓服和工作服系列,在闊步邁向世界一流軍隊的進程中,成為“中國形象”的莊重表達。

                                              讓我永遠不能忘懷這身綠軍裝的,是和我一起入伍的一個老鄉。1978年初,我們當兵剛3年整,在執行國防施工任務中,我一個火車廂來的農安老鄉李國慶因車輛事故不幸高位截癱。入伍后,他一直是連隊的骨干,當年就被團里樹為學雷鋒標兵。一時,大家的心情都十分沉重,連隊干部戰士和老鄉擠時間競相去探望他,他母親也長時間在身邊守候,人們都期盼能有奇跡發生。我發現,每次去探望,他那身綠軍裝都疊放得整整齊齊擺在床頭柜兒上,上軍衣領釘著那副鮮艷的紅領章,綠軍帽上紅星閃閃發光。一天,他到了彌留之際,他緊緊地攥著我的手,深情地說:“壯士未捷身先死。我多么希望還能回到連隊,穿著這身綠軍裝,和你們一樣沖殺在訓練場,繼續為祖國放哨站崗?!彼硎?,我不行了,你們一定好好干……淚水在握著的手上簌簌流淌,我感受到了他傳遞的悲壯和力量。在場的一起入伍的戰友都為之動容,我們都極力控制自己的感傷。我明白了他的那身軍裝,為什么一直放在病床旁的床頭柜上。按照他的遺愿,他走后,連隊把那身軍裝珍藏在榮譽室里。每天晚上連點名的時候,“李國慶!到!”仍然在連隊旁的山巒里回響。他的那身軍裝,成為連隊一個永久的記憶,時刻激勵著戰友努力奮斗,忠實履行軍人的天職,緊握手中槍!

                                              1997年,在部隊服役23年的我,轉業到大連。在我離隊前,我的一位戰士特意安排為我拍攝軍銜軍裝照。轉業后,當年發給我的軍裝,有的仍完好地在家里保存著。每到建軍節或探望老營房或見到軍人,就會想起當年那身綠軍裝,就會想起我的戰友。每當戰友們聚會,大家都不約而同地穿上那身綠軍裝。在部隊里,我留下了唯一的一個遺憾,就是當年自己為什么不長點精神頭,留一套嶄新的65軍裝作為永久的念想。在我這些年所做的夢里,常常還是在軍營,還是當年打打殺殺的模樣。我甚至夢見,一次祖國召喚,我們好多戰友都如期歸隊,仿佛故去的我的那位老鄉,也在母親的陪伴下回來了。因為沒有那身軍裝,我沒能和他們一起奔赴前線。

                                              20206月中旬的一個周五下午,我穿著休閑裝到林園乘涼漫步,發現有幾個與我年齡相仿的人穿著65式軍裝在樹蔭下照相,引起了曾經“聽軍歌淋漓悲壯”的我的興趣。我走上前去和他們搭話,經了解,他們原是農牧獸醫大學1978年入伍的老兵,八一前戰友們約好了,都帶著當年的軍裝在林園照張相。自己那身合體的3號軍裝沒有留下來,現在想穿它照一張相又找不到,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我說,我是1974年底入伍的,原六十四軍的老兵,我也想照一張。那幾個老兵從他們手中拿的不同型號的軍裝里,讓我選適合我能穿的。我急忙端端正正地穿好綠軍裝,請他們用手機給我照了2張。請他們拍照時,我浮想聯翩,激動和感動交織在一起,仿佛又回到了軍營,回到了戰友身邊,回到了遼東山區——抗聯將士曾經戰斗的地方。我指示自己,不要讓淚水流出來,讓今天照出來的像,仍有戰士的樣兒!我從內心里感謝他們圓了我再穿綠軍裝的夢,在我穿著他們的軍裝照相的時候,又圍上來好多人,這個說,我也是當兵的,那個說,我也是,我也想穿軍裝照幾張。后來,素不相識的人們越聚越多,能有四五十個。那幾個獸醫大學的戰友也不含糊,熱情地招呼大家,是當過兵的就過來。大家邊試著穿合身的軍裝照相,邊嘮軍人特有的那些“家?!?,邊分享今天軍隊改革的強軍成果,以及軍隊在戰疫中的出色、出彩,越聊話越多,越嘮越近乎。照完相以后,那幾套軍裝又回到了那幾位陌生戰友的手,但大家依依不舍眼巴巴地望著綠軍裝,誰也不愿意離去......

                                              綠色是青春,綠色是成長,綠色是希望,綠色是夢想。夕陽西下,在手機里欣賞著65歲的年齡穿上65式綠軍裝的自己,我發現自己老了,但仍然幸福著容光煥發老當益壯。想來,今天我們幸福著歲月靜好,那是因為有無數人的默默奉獻和責任擔當。此生我最愛唱的還是戰士的歌,最懷念的就是那身綠軍裝!

                                            上一篇:母親與房子

                                            下一篇:

                                            亚洲日韩中文字幕日本有码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