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日韩中文字幕日本有码

                                            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母親與房子
                                            來源: | 作者:張曉杰  時間: 2020-06-30

                                              我出生在奶奶家老房子的西屋里,那曾是我父母的婚房。房子至今還在,是用石頭和泥坯壘起來的。最初蓋的是草房,后來爺爺奶奶結婚,娘家人要求將房頂的草換成了瓦。它只有一扇小小的窗是玻璃,其余的窗戶都是需要糊紙的那種,天氣特別晴朗的時候還好,屋里是亮堂的,只要稍微陰一點兒,屋里就黑乎乎的。

                                              母親說,那時我們一大家子十一口人擠在小院子里,爺爺奶奶和兩個姑姑住在東屋,父母和我住在西屋,四個叔叔住在正房西面的耳房里。人一多事兒就多,夫妻之間,兄弟姐妹之間,婆媳姑嫂之間,有著各種各樣的矛盾,每天一早起來就吵吵鬧鬧,雞飛狗跳的。

                                              母親當時最大的夢想就是離開那個院子,有一個自己的房子。后來土地包產到戶,父母不再和一大家子人一起吃大鍋飯。分完地那天,父親領著母親去看,他們在大山深處擁有了屬于自己的幾畝地。母親至今想起來仍很興奮,她說當時父親在那片地上跑來跑去,將地界指給她看,興奮得像個孩子?;氐郊液?,他們認真地談了一下,父親的所有夢想都是關于土地的,他想著種點兒什么能盡快致富,母親第一次給他潑了冷水,她覺得既然國家將土地包產到戶,別的方面也會陸續出現改革的,父親最好的出路應該是找個工作,地里的活她一個人就能干,至于種什么,還是由父親決定。于是父母開始了艱辛的打拼,目標只有一個,蓋房子,那種寬敞明亮的水泥屋頂的平房,至少要蓋三間。

                                              父母在爺爺奶奶的房子里住了兩年,期間通過辛勤勞作攢了一點兒錢,但離房子的夢想還非常遙遠。后來我二叔結婚,在老房子的東屋里,爺爺奶奶和姑姑們搬到了小小的南房里。家庭矛盾再度升級,小院子實在住不下去了,父母租下了大奶奶家閑置的廂房,搬了出來。向村里申請批了塊房基地,手續辦好后,父親拿著家里所有的錢,坐在那塊只有四分的空地上整整坐了一夜。母親心疼父親,回娘家借了一千元錢交到父親手上。父親高興壞了,承諾母親要蓋一座小山村里最大最好的房子。接下來他四處求人幫忙,買磚、水泥、沙子、石子、木料……材料準備齊了以后,開始著手蓋房子。父母用了近一年時間,在大家的幫助下終于蓋起了我家的三間平房。

                                              母親回憶這一段時,眼里霧朦朦的,她說:“那個時候真窮呀!”他們手里的錢只夠將房子蓋成,搬進去的時候連門窗都沒有,裝修和家具根本就不敢想。好在父親有一雙巧手,他每天下班回來,匆忙吃口飯,就去爺爺家后面的山上砍一棵樹,拖回來動手做門窗,先做好三間房的門窗框,然后每天做一扇窗,木頭不夠了就再去砍一棵樹。一個月以后,父親終于將所有門窗都安裝好了。沒有錢買玻璃,母親找來塑料布,先釘在窗戶上遮擋風雨,直到一年以后才都換成玻璃。然后他們開始慢慢地做好桌子、椅子和柜子,不求新穎別致,結實耐用足矣。在寒冬到來之前,我們一家三口終于擁有了一個完全屬于自己的溫暖的家。

                                              父母是幸運的,趕上了國家的好政策,碰上了只要努力就有收獲的好時代。他們都是分外勤勞的人,信奉靠自己的雙手來掙未來。那時父親工作很忙,偶有閑暇還需要去各家幫工,母親除了照顧年幼的我,還要種好那幾畝地,每天都忙得腳不沾地,但無論多累多忙,他們都會騰出時間來收拾房間,偶有余錢都用來添置家具和拾掇小院。從我記事兒起,我家就是小山村里出了名的干凈整潔,漂亮溫馨。

                                              手頭寬裕些以后,父母又在正房的東側接了一間房子做廚房,上屋沒有了煙火以后,母親每天收拾得更起勁了,水泥地被母親擦得光可鑒人。蓋廚房的時候,父親用多余出來的水泥鋪了三米寬的月臺,在月臺的邊緣壘了道矮矮的花墻,花墻上擺滿了母親精心養育的花,都是常見的品種:月季、杜鵑、芝麻草、死不了等等,多種多樣五顏六色的花,為小院增添了勃勃生機。月臺下是一小塊空地,母親將它們分割成一個個的小池子,按照時令種上各種蔬菜,豐富了我們一家三口從春到秋的餐桌。

                                              小妹出生的時候,家里條件已經好了很多。母親將當初父親做的笨重的家具挪到南屋,正房里擺上了整套的組合家具。還買了一臺小小的黑白電視機和雙卡錄音機。記憶中母親每天都笑瞇瞇的,她喜歡把音樂的聲音開得很大,院子里總是飄滿了甜美的歌聲和我們的歡聲笑語。

                                              那個房子里裝著我的整個童年和少年時代,有著我所有的甜蜜記憶,我是從那里坐上婚車出嫁的。

                                              我出嫁那天,父母沒有在院子里貼喜字,小院除了人多一點兒,一切都是老樣子,對于他們來說,女兒出嫁真的算不上喜事,他們唯一欣慰的是,女兒結婚是在新房子里,兩室一廳的樓房,九十多個平米,他們心愛的女兒終于不用再為房子拼盡全力。

                                              婚后,我還是愿意賴在娘家,很長一段時間,只有在那個小院里,在父母身邊,我才能睡得好。我女兒出生在冬天,家里有個風俗,滿月后要回姥姥家住一段時間,但婆婆說什么也不讓,說平房四處透風,會凍壞孩子的。我當時初為人母太過忙亂,加上心疼孩子,就沒有隨母親回去。很多年以后,母親告訴我,那天她是是含著眼淚從我家離開的,回到家以后,她就暗下決心,要買套樓房。

                                              后來,父母拿出所有積蓄,在我和小妹震驚的眼神中,在我家附近買了套五十多平的小房子,拿到鑰匙那天,小妹哭了很久,而我徹夜難眠。

                                              這些年,父母一直辛苦勞作,省吃儉用,供我和小妹讀書,給我們找工作,給我們豐厚的嫁妝,幫我們帶大孩子,為我們,他們苦了累了半輩子。

                                              懷著復雜的心情,我和小妹開始著手給父母裝飾新居,我們只希望通過努力,給父母布置一個溫馨的家。

                                              父親說他不喜歡瓷磚,冰涼冰涼的,泛著冷冽的光,于是我和小妹選擇了復合木地板,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淺棕黃色木紋,溫暖的色調,原天然的感覺,很容易打理。家具家電選擇了黑白灰三色,簡潔明快的線條,大氣簡約,是我和小妹喜歡的風格。家紡依母親的喜好,從窗簾到床上用品,全部選擇了深深淺淺的粉,大朵大朵的印花,一派田園風情。

                                              搬家那天,母親堅持不讓我和小妹往樓上搬東西,你們拿不動,在這看著吧!說完不等我們回答,就搬起東西上樓了。那一刻,看著母親蹣跚的背影,我一下子淚流滿面。其實這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并不重,即使我已過了而立之年,可在母親的眼里,始終還是是那個睡在她背上聽她講故事的女兒,那個永遠也長不大的小女孩。

                                              那晚,母親做了滿滿一大桌子菜,還破例喝了一點兒酒,沒等我們吃完飯,她就躺在床上睡著了,手里還拿著半個沒有吃完的蘋果。父親輕輕拿走她手里的蘋果,給她蓋上了毛毯,然后關上了臥室的門。我知道那一覺母親一定睡得特別香甜,因為她終于又實現了一個關于房子的夢想,她終于可以安心了。

                                              這幾年,在屬于自己的小兩居里,父母過得幸福而安然。

                                              時光銹蝕了太多往事,流年如水,一去不回頭,不經意間,父母早已是滿頭華發一臉皺紋,那些年他們對于一個房子一個家的執著追求,如今想來更像是一個個小故事,在我們心底的某個角落,泛著柔柔的光,閃耀出幸福的光芒。

                                            上一篇:父親與他的煙

                                            下一篇:情系綠軍裝

                                            亚洲日韩中文字幕日本有码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