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日韩中文字幕日本有码

                                            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宋曉杰:讓孩子在閱讀中成就更好的自己
                                            ——《遼沈晚報》的訪談
                                            來源:2020年6月1日《遼沈晚報》第六版 | 作者:李爽  時間: 2020-06-02

                                              作者簡介:

                                              宋曉杰,生于遼寧盤錦,已出版各類文集二十余部。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一級作家。入選“遼寧省宣傳文化系統首批‘四個一批’人才”“遼寧省首屆青年文化新人”。參加過第十九屆“青春詩會”和“魯迅文學院第七屆中青年作家高研班”。2012—2013年度首都師范大學駐校詩人。作品曾獲第二屆“冰心散文獎”、第六屆“全國散文詩大獎”、首屆“紫金.江蘇文學期刊—《揚子江》詩刊獎”,三次獲得“遼寧文學獎”。兒童文學作品入選“2010年向全國青少年推薦百種優秀圖書”“2016年全國最美繪本”“新浪微博童書榜2016年度十大好書”“2019年桂冠童書”和第一屆“公眾最喜愛的十本生態環境好書”(2020年)。兩獲“冰心兒童圖書獎”(2009年、2016年),兩次入選“中國作家協會定點深入生活項目”(2016年、2019年)。


                                              1您的作品《蘆葦坡的小火車》《四季的韻腳:中華二十四節氣兒童詩》等,都頗具影響力且深受小讀者喜愛。尤其是《自然觀察:我的濕地鳥類朋友》獲得了“2019年桂冠童書”,并入選多個省份的“中小學寒(暑)假閱讀書目,可謂文學與科普相得益彰。這本書不僅圖文并茂,而且每個章節面還配有觀察與思考。您覺得這樣的形式對知識的延展和激發小讀者的閱讀興趣有哪些益處呢?

                                              答:李爽好!謝謝你的溢美!《我的濕地鳥類朋友》的讀者群基本是幼兒園高年級和小學低年級,這個年齡段正是孩子們求知欲極強的時候,也是學習知識的黃金時期。因為書的容量有限,內容框架事先已經定好,因此,每章節一兩千字并不能把每種鳥的所有知識都涵蓋其中。那么,開放式結尾和延展性提問,不僅是對每個章節中所介紹的鳥類知識的回放與鞏固,而且也會帶來啟發、開放的引申性思考。這無疑拉長了孩子們學習知識的鏈條。這種循序漸進的讀書方法,不僅可以起到很好的智力引領作用,而且也是閱讀的目的之一。

                                              2.您是成人文學作家,17歲開始發表作品,尤以詩歌創作聞名。但是,這些年您也為孩子們寫了很多作品。您是如何在成人文學作家、詩人與兒童文學作家之間自由的呢?在您看來,兒童文學作品最重要的價值是什么?

                                              答:如果說有轉換,我覺得應該是自然而然的過程,并沒有刻意。當初我寫出第一本兒童文學作品《暖暖的星星索》(長篇散文)時,我并沒有意識到那是兒童文學作品。其實,不管是成人文學還是兒童文學,“文學”的骨骼、肌理、氣息、質素的一樣的——我們面對的是小號的“人”,而不是缺東少西的“人”。作為人的基本要素,成人文學與兒童文學是一樣的。只不過兒童文學需要更有針對性。我認為兒童文學的重要價值在于:在孩子們人生觀、世界觀尚未形成的過程中,成人能做的,就是對孩子品行、智力及好的行為習慣的引領,以成人的經驗讓孩子少走彎路。作為兒童文學作家,你的每一個字都參與了孩子們的成長,都在場,無一幸免——猶如在一張白紙上做畫,像冰心所言:小心著意的指你現在的圖畫——說不定你的哪句話、哪個形象、哪部作品,就可能改變一個孩子的一生。

                                              3您最想通過作品傳遞給孩子的是什么?或者說,您希望以自己的作品滿足孩子們的哪些需求?

                                              答:通過作品,我希望傳遞給孩子們真誠、善良、智慧、勇敢、正直、愛與美,理想與信念,總之是一切好的品質,并把這些品質繼續讓他們傳承下去。為孩子們寫作令我開心,每個新作品落筆之前,我都像正在孕育一個小baby,內心溫潤,嘴角上翹,欣欣然的樣子,總有一種不忍心一下子把它寫完的感覺。其實,“命題作文”我很少寫,我基本按照自己的創作計劃去寫。所以,我也不會去問孩子們有什么具體的需求。當然,如果他們說希望看到我寫個“濕地系列”作品,我會考慮。但我不會按照他們的要求寫個丹頂鶴一家三口的故事。我覺得一個成熟的作家應該知道孩子們有什么需求,有個大致的創作方向,而細節部分正是吸引我的嶄新的創造和未知的挑戰。

                                              4您手繪的插畫、水墨畫神形兼備。寫得好已屬不易,為何還能畫得這樣好?在您看來,寫作與繪畫之間有什么內在的聯系嗎?您給自己的作品繪制插畫有什么不一樣的體會嗎?

                                              答:當初畫那些插畫,完全是信手涂鴉。真的!大約十七八年前,一位廣州的女詩友問我是否可以自己畫幾筆,因為有一家出版社準備出版一套全國女詩人散文詩畫書系,要求女詩人自寫自畫。那位女詩人在全國范圍問了幾位女詩人都未如愿。待問到我時“將”我一“軍”:“你就不能畫?就你了!”于是,美術零基礎的我就開始畫了起來。后來,在首都師范大學做駐校詩人時,我同時在《詩刊》社做兼職編輯,看到詩人們都能寫幾筆書法、畫幾筆水墨,我便也亂涂開了。詩畫同源,詩情畫意。多年的詩歌訓練是基礎教育,不同門類的藝術浸潤是綜合作用,這也許是其中的因由吧。畫得好不好姑且不談,但詩畫的相互補充與完善,互為表里,會使自己的表達更準確、更充分。在技法上,丑一點兒也無所謂了。這樣一想也便釋然。

                                              5您曾獲冰心散文獎、遼寧文學獎等多個獎項。您的書又在不久前榮獲第一屆公眾最喜愛的十本生態環境好書。得獎對您來說無疑是一種肯定。在這么多的褒獎面前,您是如何以一顆平常心去面對日常創作的?

                                              答:得獎當然是好事,使作品的作用最大化。但它就像一個又一個驛站,讓你歇一歇腳,喝一點兒水,吹一會兒風,望一下連綿的遠山和湛藍的天空,聞一聞花香,然后,再繼續趕路。就是這樣。如果你把哪一處客棧都當成家,你動不動就成了隨便某處的“常住人口”,那豈不是麻煩大了嘛——平常心就是家,也是家常菜。試想,如果天天讓你吃海參、鮑魚,要不了幾天,你肯定眼淚汪汪地想念土豆絲炒尖椒、雞蛋西紅柿。心安即是家。創作更是如此。

                                              6您覺得,課外閱讀對中小學生而言具有怎樣的意義?您對中小學生在課外閱讀方面有什么建議嗎?

                                              答:書籍是人類進步的階梯。因此說,閱讀的意義顯而易見。課外閱讀是課內教育的處延和補充,同時,對課堂教學具有反向的促進作用。這是一個閉路循環,只有內外連動,有機結合,才能使學到的知識更趨豐富與多元。關于中小學生的課外閱讀,我覺得既要針對不同年齡的知識需求,又要考慮到每個孩子個體的成長特點、興趣愛好、家庭能力,要因材施教,找到孩子的興奮點,不能一味地人云亦云。閱讀重塑生命,閱讀改變人生,這都不是大話,而是實實在在的存在。

                                              7親子閱讀因其優勢顯而易見,已經被越來越多的家長認知和采納,但也有些家長認為親子閱讀會讓孩子形成一定的依賴心理,更主張自主閱讀。對此您如何看待?

                                              答:515日,我為杭州少年兒童圖書館做了一場微信群線上講座,是關于《我的濕地鳥類朋友》的講座。講座的題目是《認識濕地鳥類朋友——品味閱讀與自然的邂逅》。36個微信群同步,萬余名孩子和家長收聽。在這場講座中,我就分享了這樣一個觀點:我在寫這本書的時候,有一種強烈在場感,總感覺有一對父母與孩子陪伴左右,他們捧著這本書在共讀。他們可以互動,也可以聽父母講講他們小時候關于鳥類的趣事。這樣,他們不僅學習了鳥類知識,而且增進了父母與孩子之間的感情。一味地包辦代替讓孩子產生讀書的依賴心理固然不好;但完全把閱讀的事兒甩給孩子,也是父母偷懶、不負責的表現。孩子小的時候,他們并不知道自己喜歡什么——對于物質食糧,是這樣;對于精神食糧,更是如此。所以,不妨根據孩子的年齡、愛好、興趣等特點,專門為孩子制定一份長期、有效的閱讀計劃——閱讀是一輩子的事兒,家長如果始終在書中,孩子自會跟從。因此,家長先要把自己閱讀的習慣養成,孩子就會成為你的模樣。

                                              8您的閱讀習慣是怎樣的?閱讀的時候喜歡按照類型,還是按照作者或題材來選擇?在您最近兩年讀過的書中,有沒有印象深刻的人物和故事可以分享給大家?能否推薦幾本適合中小學生閱讀的書?并談談推薦的理由或者您的閱讀體驗。

                                              答:閱讀是每天的日常,像吃飯、睡覺一樣。我讀書較雜,哪一類的書都有,不同時期有不同的內容。但總體而言是兩條主線,一是文學類,二是有趣的、好玩的邊緣類文體。以文學類、近期的書單為例,既有《過于喧囂的孤獨》《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也有《在美國釣鱒魚》《烏克蘭拖拉機簡史》,更有《外婆的道歉信》《寄養》等等。我們遼寧省兒童文學創作成績一直在全國領跑,老一輩作家如趙郁秀老師等做了許多貢獻。我身邊優秀的的兒童文學作家很多,他們都是我學習的榜樣。比如,薛濤、劉東、車培晶、常星兒、王立春、李麗萍、于立極、張忠誠、李銘、馬三棗、王海燕……數不勝數。他們當然有各自的優長,但共同的特點是腳下的黑土地賦予他們的熱忱與堅持,并讓這兩種品質發散出兒童文學乃至文學的圣潔之光。讓孩子們在閱讀中發現并成就更好的自己,這是我們兒童文學作家責無旁貸的責任和義務。

                                              9現在正在創作什么兒童文學作品?還有什么新的計劃?今年會有新的兒童文學作品集出版嗎?

                                              答:去年年底,我完成了一部關于遼河兩岸兒童童年趣事的長篇小說?,F在將寫的是關于盤錦漁雁小鎮“非遺”傳承的另一部兒童長篇小說,這是入選“中國作家協會2019年度定點深入生活項目”的作品。之后,我會把目光更多地聚焦到我的家鄉遼河口濕地,寫寫那里發生的故事。今年,我正在出版中的童書有兩本,一本是關于我們那個年代童年往事的散文集,一本是關于濕地鳥類黑嘴鷗的童話,屆時我會推薦給大家。

                                              2020年5月27-28日于遼寧文學院

                                            亚洲日韩中文字幕日本有码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