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日韩中文字幕日本有码

                                            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山水的恩澤
                                            來源:2020年5期《海燕》 | 作者:宋曉杰  時間: 2020-05-15

                                            ?  識字圖片是整張的,貼在我家的墻壁上,媽媽在上班和做完家務的間隙,用手指點著田字格里面的字讀給我聽:人口手上中下大小多少日月水火山石田土……媽媽的眼神兒多么急切啊,恨不得把她知道的一切統統教給我。殷殷。切切。多年以后,我懷揣著無盡的向往、溫暖的往事,步步倒退著與媽媽揮別,加入了大人的序列。當然,在沿途經過的路上,那些生字慢慢熬成了熟字,那些偉大母語中最基礎的字詞像血緣一樣跟隨著我,意義愈加豐盈而充沛,并且不斷開疆拓土,思緒的馬兒在蒼廓的草原上松開四蹄,恣意狂奔。這是我始料未及的。

                                              ——比如,我遇到了紙山。

                                              在我的認知中,山都是分量十足的。連綿。陡峭。冷峻。孤絕?;虮庋╂i如珠穆朗瑪,或萬仞壁立如賀蘭。最起碼,也是這一塊怪石、那一處絕壁,總之峭楞楞、硬邦邦的,一大坨。阻擋腳步,隔絕音訊,空氣因此稀薄,人生或許改變。翻過那座山,曾是多少個人生的終極目標或未競事業。它們是板著面孔的硬漢,訥于言,不為所動。最柔軟的,大不了或可拿青翠欲滴的秀女來比擬??墒?,怎么也不會想到,山也可以以為名——那么沉重之軀,命名未免太輕薄了吧。

                                              帶著這樣的驚愕和不解,我走近了紙山。

                                              紙山,是澤雅的別稱。那么,澤雅在哪兒?在溫州。

                                              在我的印象中,溫州人走南闖北,星散四海,用奮斗的足跡書寫著歷史,卻不知道他們還用具體的紙,書寫著屬于自己的光榮與夢想。

                                              澤雅常年四季分明,光照充足,溫暖溫潤,雨水充沛,境內溪水縱橫,漫山翠竹。自宋朝起,造紙業就已頗負盛名。細究起來,澤雅造紙始于元末明初,民國時期的紙農已愈十萬??梢哉f,澤雅先輩全民造紙,人人會做,從早到晚,從生到死,都離不開紙。山水澤雅,千年紙鄉,此名不虛。

                                              漫步于展覽館中,仿佛乘一葉扁舟,逆時光的河流,徐徐而行——

                                              人類文明發展的另一種表述,是因不同書面材料的典籍的記錄而傳承。在紙尚未出現之前,古代各文明的文字載體也因材料不盡相同。紙草、甲骨、金石、貝葉、竹木、絹帛、羊皮等,都曾作為原始書寫紀事的基本材料。中國古代的造紙原料亦經過了麻紙、皮紙、竹紙三個階段。

                                              公元2世紀初,蔡倫將經過處理的樹皮、魚網增加到造紙原料中,提高了麻紙的質量,他因功被封為龍亭侯,蔡侯紙因此得名。因該紙成本低、產量大、便于書寫,成為造紙技術的一次飛躍。魏晉南北朝時期、隋唐時期,采用楮樹皮、桑樹皮等造出了皮紙?!渡Fぴ旒埵吩挕分蟹Q宋代浙江溫州地區,造的桑皮紙稱為蠲紙,是浙江三大名紙之一。如蘇軾的《三馬圖贊》、黃公望的《溪山雨意圖》、白象塔出土的《佛說觀無量寺佛經》、慧光塔出土的《大悲心陀羅尼經》等多用這種紙。潘天壽用該紙作畫時贊賞說:筆能走,墨能化,尚有韻味,并不減于宣紙也。五代宋元時期,用紙祭祀的習俗遍及全國,民間大量消耗紙錢,于是,澤雅開始以竹草為原料造紙,滿足祭祀之需。后來,包裝用紙、衛生紙成為20世紀溫州著名的土特產,銷往國內外。溫州蠟紙,以皮紙為原紙,涂料加工而成,也做到了全國四大名牌鐵筆蠟紙溫州占其三的高度。

                                              展覽館中,像萬國旗一樣的紙本排列整齊,有一種隆重的儀式感;又像畫家作畫時的顏料色塊,不知道接下來會演繹出什么樣的美好圖畫、絢麗的生活。

                                              澤雅造紙,以竹紙為重。竹的原料為水竹、綠竹、單竹與嫩竹,以水力驅動水輪舂搗,其流程包括繁復的做料、腌刷、翻塘、煮料、搗刷、撈紙、壓紙、分紙、曬紙等步驟。如今,他們依然沿用古法造紙,完全是百分百純手工制作的傳統工藝,從竹到紙要經過百余道工序,其中一些工序、流程比明朝宋應星的《天工開物》所記載的還要古老,堪稱傳統造紙術的活化石。就這樣,千百年來,他們就地取材,創造出——水碓——紙槽——民居獨特的生產、生活模式。對!到澤雅,最值得一看的就是四連碓造紙作坊了。在山水之間,瀟瀟灑灑地擺開了作坊——天地之間,就是一座大作坊??!這氣氛、這氣魄、這氣度,不來看一看,怎么知道。

                                              我們參觀時,正趕上一位老婆婆在撈紙。她沿襲著傳統的流程、復活著古老的技藝,是那么鄭重。只見她雙膊微曲,雙手平衡著篩網從水槽中盛取紙漿,輕輕的,如一碗水端平的姿勢——是的!世間之事,不正如這般直觀嘛。同行的朋友們忍不住擼胳膊挽袖子,一邊沿著婉轉的石板小路走過去,走到老婆婆面前,一邊甩掉冗長的外套,大有一試身手的信誓旦旦。別說,有幾人還真是像模像樣,撈上來的紙漿也算平勻,但大多還掌控不好力道。不過,試過的人臉上洋溢著一驚一乍的歡喜,邊從小徑三繞兩繞升上來,邊搖頭感嘆道:太難了!太難了!回頭再看老婆婆,她安之若素,一沉一撈,不驚不亂,嘴角含著淡然的笑。流程是繁復的,一站一站走下來,靠的完全是耐心的堅持和時間的寬仁。而今,這等技藝仍能循環往復地得以應用,全賴老婆婆這樣的堅守者了。

                                              我們還沒有從撈紙的歡笑中走出來,一抬頭,便看到了一間民間版畫工作室。在那兒,我又認識了屏紙版畫。

                                              屏紙版畫,源于商周,出于唐宋,盛于明清,以溫州(澤雅)冠之以名,是中國非遺溫州三術(瑞安東源活木字印刷術、紙馬雕版印刷術、澤雅屏紙造紙術)元素聯姻產物。版畫在玻璃罩的柜臺里安靜地鋪陳著,我俯身仔細探看,見其刀法雄健粗獷,線條明快流暢,色調黑白簡潔,畫面淳樸古韻。見我看得認真,室主人介紹說,屏紙不褪色,不變色,不暈色,吸墨深透,品相如初。而且不含污,不霉爛,不蟲蛀,容易管理,經久耐藏。我啊啊著驚喜得接不上話,真的被它吸引了。再看屏紙和活字雕版的組合,確是天然相配的藝術雅品。據說,它以中國非遺之名,以無封頂的經濟價值,在國際文化藝術市場處于飆升狀態。小小畫幅,大大潛力啊。

                                              轉身看時,見墻面上掛著許多這樣的畫作。比如《連年有余》,類似我們小時候奶奶家墻上貼著的年畫。白白嫩嫩的大胖小子,頭梳雙髻,眉開眼笑,蓮藕一般的雙膊抱著歡跳翻卷的鯉魚。荷花盛放,舒展的葉片大如錦盤、美如仙境,葉片上的水珠兒滾來滾去。雖然畫是靜的,但它出現在哪里,哪里便即刻充滿喧騰的喜感,隱藏的喜樂像泡沫一般溢出紙面,眼可見、手可觸、耳可聞。也有《財神升帳》這種類型的。財神爺端坐正中,四人環立兩側,面容祥和。猛虎伏于案下,元寶置于桌面——我只認錢哈。民俗的喜興,一目了然?!断蚕喾辍穭t是兩個身著長衫的胖娃娃開心對談,喜色盈面,說什么并不重要,他們開心著,就夠了?!而x鴦貴子》是什么樣子?主角當然是一對鴛鴦了,它們深情地對望著。配角是荷花、水草、蘆葦,還有看得見的微風。近處的水波蕩漾,遠處的蘆葦傾斜,如何優美、動聽的話外音,此刻,都可以忽略不計了。姜黃底色襯以牙白的卡紙、褐框,何等的舒心、養目啊,真是天作之合,與澤雅的名字何其相配。

                                              陪同我們參觀的吉敏妹妹說,當地要將這些屏紙版畫作為澤雅紙后時代,鄉村振興的重點項目。哦,我喜歡后時代這個說辭,有點兒潮,有點兒萌,有點兒酷,追趕陽光的年輕滋味,嘴角似有笑意,有咖啡的糊香。

                                              不知不覺,天已近午。我們還癡癡地站在山水之間說笑、感嘆。不遠處的民居前,是誰在笑、在向我們招手?

                                              走過去細看,一群人圍攏在一張飯桌前。他們轉過身來時,一邊用二指禪夾著什么吃食往嘴里送,一邊大嚼大贊:好香??!真的好香!原來,我們要在紙山下吃午飯了。他們正吃著的,是剛剛煮熟的家豬肉。面盆大的鋁盆中,白亮亮、肥膩膩的豬肉啊,你一口、我一口,禁不住三抓兩抓,一會兒工夫盆已見底。

                                              我們落座。為了讓我們更全面地體會澤雅,碟盤里皆是當地的農家菜,杯碗比不得大飯店的華貴、閃目,菜品樣貌也并不規矩、整齊,但菜品的味道真是正宗、地道——完全是食材的本味,現在想來還唇齒留香呢。

                                              雖未曾來過,卻覺得早已相識。一條漂亮的狗圍著飯桌,在我們身邊不叫不鬧,專注地等著我們輕撫它的皮毛,分片肉給它。那么大一條狗啊,我這個歷來怕狗的人都放松了警惕。人與狗,山與水,人類與自然,和諧就是這樣子吧。

                                              “有林皆橘樹,無水不荷花。這樣的天光水影,不僅養橘、養花、養竹,還養鳥、養蟲、養人。我忽然想起,紙山不正是山水的恩澤嗎?山,給它翠竹;水,給它潤澤——正是山水的恩澤成就了澤雅;同時,澤雅也讓山水孕育出不可多得的圣潔之物。所謂相融共生,便是如此吧。行文到此,我忽然明白:紙山之辭,并不突兀,這正是四兩撥千斤的最有效的別解。一想到它,我竟莫名地想起了力挫群雄的一絲微笑,靜靜雨夜的一瓣落花,總之,是有分量的壓艙之物,卻與真實的重量無涉。

                                              不消說大羅山層巒疊嶂,瞿溪水波光瀲滟,三濕地鷗鳥翻飛;不消說商周銅器幽思懷古,甌窯溫潤如玉,甌繡體己溫柔;不消說山水詩鼻祖謝靈運、在綠意盈盈的梅雨潭間流連的朱自清、桂花樹下溫婉的琦君。單單說澤雅如何集山水、人文薈萃于一身,就足夠喜悅的了。弘一法師曾贊誦,樹木蔥蘢、風景殊勝。澤雅就是一個同質同源的縮影,任取一,都是一樣的味道。

                                              紙,在百度中它的解釋是,供寫字、繪畫、印刷、包裝等用的片狀的東西。多用植物纖維制成。輕薄,沒有分量。但是,它也曾洛陽紙貴;也曾一紙文書就宣叛了婚姻的中止、生命的終結;也可能是一個工廠的消失、國土如炙膾般被大吃大嚼;也曾是人類經典的種種典藏,讓人類松掉枷鎖,活躍思想。有人積重難返如墜懸崖,有人面帶微笑升上天庭。更多的人,在字里行間舒展眉宇、心旌獵獵,不管身體動與不動,必定心動……也許你會說,那是字的力量,不是紙。皮之不存,毛將焉附?誰敢輕視一張紙的作用?何況,的后綴是?從前,造紙術揭開了人類文明的篇章?,F在,紙山澤雅則為這一方靈秀水土再續華章——它的傳奇,就是它本身。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剛剛看到出版社傳給我的《漁雁小鎮》書稿,它是入選中國作協深扎項目的作品集,我之所以舍得花三年時間去它,是因為事關非遺的傳承與挽留。而澤雅之行我看到,澤雅屏紙制作技藝也被列為國家級非遺保護名錄。是心靈深處遙遙的呼應嗎?老物件是值得信賴的。踏實。安穩。一直活著的舊物件是看得見來路的舊時光、故人,有流蕩的氣息,有充盈的血肉?;蛟S,這正是澤雅令我感動的一個原因吧。雖然我們遠隔千山萬水,但于我并不陌生。像吉敏妹妹的茶,余韻悠長。也像她的人,裊裊娜娜的,誠懇而優雅。

                                              離開澤雅至今,我也沒有看到我們在紙山下的合照,但那有什么關系呢?它正以另一種方式留存于我的記憶中:老婆婆撈紙的聲音,水車歌唱的聲音,狗兒奔跑的聲音,孩子歡叫的聲音……風過竹喧,鳥過無痕。人未動,心已遠。只要我愿意,他們一直在。如輕盈的呼吸,被我輕輕含著;如晶瑩的水珠,被我輕輕捧著。不可更改,無法忘懷。

                                              無端的,我的腦際總會出現這樣的一幕:我們上山!沿著盤桓的山路上山!如一行一行文字,大寫著看不見的書卷。停一下,望望天地、人間,便是輕輕點下一個標點——哦,我望見的是所有人的背影,他們勉力前行的樣子,正如紙山而今所承載的歡騰歲月和神圣使命,這注定是一部浩繁的長篇……

                                              澤雅,端莊、雅致的名字,太美好了,像一切美好的事物,需凈心、凈手,棉衫,木幾,素箴,豎寫繩頭。與紙,天生就是絕配。由此,很容易就會想到中國書法、茶、燃著的香、寺、隱者、悠悠的鐘聲……紙,是自身;山,如筆架。剩下的,就是用心書寫了——寫下你靜悄悄的嬗變,穿時空,越流年……當喧沸的燈火漸次熄滅,當歲月的塵埃落定,在暗夜,你依然如光耀的星辰,發散著屬于自身的恒久的光亮。

                                            亚洲日韩中文字幕日本有码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