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日韩中文字幕日本有码

                                            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鄭執:尋找“生吞”后的星空
                                            來源:遼寧文學微報 | 作者:  時間: 2020-05-12

                                            ?  導讀:2020年度遼寧文學館“春天好書”書單入選作品——鄭執的長篇小說《生吞》講述了一個被譽為中國版《白夜行》的懸疑推理故事。

                                              2003年冬,十七歲少女黃姝慘遭奸殺,被棄尸于一幢爛尾樓前的雪坑。大雪掩蓋了重要線索,作案手法和動機成迷。十年后,又一具少女尸體被剝光衣服丟進雪坑,作案手段完全復刻??晌羧罩卮笙右扇藚s早已去世,追查此案的老刑警馮國金再次墜入迷霧。隨著塵封舊案重見天日,一段深埋在五個少男少女間的殘酷青春往事浮出水面。

                                              下面是遼寧文學館邀請的記者就他這部小說創作歷程做的精彩訪談。

                                              鄭執,1987年生,沈陽人。19歲出版長篇小說處女作《浮》;2007年至今出版多部長篇小說、中短篇小說集,代表作《生吞》《我只在乎你》等;2018年12月于首屆匿名作家計劃大賽中憑借短篇小說《仙癥》奪得首獎;2019年獲首屆鐘山之星文學獎、遼寧文學獎特別獎。

                                              龐滟:首先,祝賀由你執筆編劇的連續劇《生吞》即將熱映。據官方媒體介紹:讀者一直翹首以盼的《生吞》單行本發行后,上市當日全網脫銷,關曉彤、那多、史航、張一白聯名推薦,懸疑文學榜上的年度黑馬作品,萬千讀者拿起就無法放下,“大呼上頭”的小說。被大家稱為:鄭執“現象級懸疑力作”,小說的推理細節令人毛骨悚然,人性的力量讓人數度淚崩。

                                              你的故鄉是沈陽,生活是創作的源泉,小說中有很多真實的地標名稱和場景,其中的少女兇殺案是源于真實案件,還是地名和案件的假面存在?或是在發掘城市文化和精神的隱結構,揭示那些蟄伏的隱喻嗎?是哪些靈感讓你寫了這部小說?主題向度有哪些考慮?

                                              鄭執:故事真實與否不是文學問題,而是哲學問題。萊布尼茨說,所謂的真實,一個是事實的真實,一個是邏輯的真實。我個人以為邏輯的真實更重要。

                                            《生吞》是在我腦海中轉了很多年的一部長篇小說,終于在那一年寫了出來。小說是雙線敘述的故事,在一個所謂的刑偵大案中,王頔講述了四個少年的故事。在小說中,也有很多我對青春想到的一些問題,有很多共識,對于自己是很重要的一個作品。好故事會對包括地名在內的故事元素做拆分和重構,表現復雜的精神面貌和受其支配的生活,生出新的意義和思辨。

                                              龐滟:這部小說為什么取《生吞》這個名字,立意有哪些?

                                              鄭執:在小說中有一句話“唯有苦難一視同仁,容不得誰細嚼慢咽”,把它翻譯過來是“生吞”,就是每個人在少年時的成長,世界還沒有在你手中時,你抵擋不住苦難的來臨,更多要面對或大或小的苦難。而且,也不知道它會是早到,還是晚到。在這個過程中,沒有人會留給你時間去細嚼慢咽。

                                            這部小說核心的精神概念是我們不得不面對苦難時,如何直面這個苦難,以及堅強地成長起來,最后把這些東西用自我和積極的方式消化掉。

                                              龐滟:編劇史航傾情推薦了這部小說,他說:“我喜歡這種挺身而出的作者,世界怎么對付我們的,他就怎么對付這個世界。沒二話。它生吞了我們,而他活剝了它?!?/span>

                                            很多讀者稱譽《生吞》是中國版的《白夜行》,也是對這部小說的肯定,你有哪些想法?

                                              鄭執:一部小說的誕生,每位讀者都會有不同的理解和看法?!渡獭肥仟氁粺o二的,與東野圭吾的《白夜行》相比,各有各的精彩。

                                              龐滟:讀者對一部小說的喜歡和感動,最終只能被文字作品的魅力和品質所吸引。很多人覺得,《生吞》蘊含著“殘酷的青春物語”,在東北蕭殺的大背景下,一面是兩樁相隔十年的“復刻”一般的案件,一面是少男少女的青春往事。

                                            我個人感覺,如果和《白夜行》作比較,《生吞》更具文學性、批判性和隱喻性,在殘酷的故事背后是人性的溫暖。不知道我的理解是否對。在讀《白夜行》的時候,我如履薄冰,心中一直寒冷著,結局更是無盡的蒼涼和絕望;在讀《生吞》時,心中始終有一種凜冽的戳痛,難過后的清醒。包括對老刑警馮國金的“逃避和愚懦及后來的幡然醒悟”都是被硌疼的痛。再有,是跟隨文中的少男少女,一直在黑暗中尋找光明和溫暖的心痛——他們也想干凈而純粹地活著,卻很能做到。小說以“原來真的有星光?!边@句話結尾,如鐘聲回蕩,余音裊裊。哪怕是最后的星光和星空,也是心靈的一點慰藉——我們每個人心中都留有一片星空,代表著燦爛,代表著美好。

                                            文中有幾處提到“火炬”,黃姝臨死時刻在身上的火炬圖案;十年后,另一個被害女孩身上也刻著同樣的火炬;在防空洞的墻壁上,高磊在黃姝和秦理的名字中間畫上了火炬。您想賦予其中的“火炬”哪些含義?

                                              鄭執:小說中王頔說過一句話“為了照亮她的生命,你將自己付之一炬”,這是火炬更深層的含義吧。

                                            龐滟:小說中最觸動我情感的人物是秦理和黃姝,一個是天才少年,一個是美貌少女,然而來自原生家庭的殘破和傷害,讓他們更容易被傷害。兩個人同病相憐地相互靠近和慰藉。秦理因學校鍋爐爆炸而導致聽力幾乎喪失,又因同學栽贓而被開除學籍。黃姝為了給秦理買一個進口的助聽器,在舅舅別有用心的撮合下去和殷鵬借錢,而慘遭虐待摧殘。秦理為給黃姝報仇,謀劃了十年。有一個細節是黃姝死時脖子上有掐痕,怎么理解呢(有些迷離,是作者挖的一個坑嗎)?我寧愿相信秦理下不了手。兩人的善良和對未來的美好追求,是他們灰色世界里唯一的光,最終還是被濃重的“惡”給生吞了。

                                              感覺作者具有強大的思維邏輯和整合故事的能力,有強大同理心,有寬廣的世界眼光,才能寫出震撼人心的作品。作為作家,你是否很在意別人能理解你的寫作本意?

                                              鄭執:一個作者寫出一個哈姆雷特,但很多個讀者能讀出不同的哈姆雷特,這很像多次元空間。小說中的人物是否能立得住,是否生動和具有豐富性,才是最重要的。好的作家會與作品中人物共情;好的小說人物要經得起讀者的解讀;好的讀者帶著一顆空白的心來讀作品,最終留存的才是真實的感覺。

                                            龐滟:看到預告片,《生吞》的同名連續劇即將上映,特別期待這部劇。從小說的倒敘結構看,非常具有文學性。你作為執筆的編劇,電視劇也是這種雙線倒敘的結構嗎?

                                              鄭執:劇本的結構和小說有所不同,還是把這個懸念留給讀者和觀眾吧(笑)。

                                            龐滟:這是一個有些沉重的題材,接下來是否會繼續這種主題寫作?

                                              鄭執:寫作有很多時候是隨緣,無法割舍的題材終究要呈現出來。

                                            亚洲日韩中文字幕日本有码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