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日韩中文字幕日本有码

                                            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不斷發展的中國新型文藝與國家人才觀
                                            ——談2019年中宣部“四個一批”人才中的網絡文學板塊
                                            來源:青年創意家(微信公眾號) | 作者:夏 烈  時間: 2020-04-27

                                            ?  21世紀文學藝術面臨的一個巨大變量,來自于互聯網以及接下來一系列技術“奇點”越境后的全面融合。也就是說,我們會愈來愈多地領略到科技與文藝雜交、繁衍、互動、互生過程下的新型文藝。這些創作天然地誕生于非傳統、非單一領域的語言教養,它們依舊借助和基礎在設計、文學、繪畫、音樂、影像等等之上,但科技、創意和商業的母體給予他們更為突出、更為鮮明、全面跨界的時代特征,指引它們成為大眾文化、生活美學、全球化經濟乃至“后人類”文明的主要構件。

                                              如果用傳統的文學藝術標準去評價,還不如用文化產業的概念去解釋它們,目前感覺更為恰切;但如果僅僅視它們為即時的日用消費品,卻又忽略了它們靈活自由地調用古往今來的文化、文藝因子,重建著影響人們思想、情感、意識形態的精神與美學,并最終可能在此環境中胚胎出新時代的偉大文藝。

                                              這樣的新型文藝總體,是人類社會發展模式的選擇結果。在中國,就是中國社會發展模式以及逐步沉淀為國家文化之一部分的選擇過程。事實上,伴隨著改革開放的歷程,在不可阻遏的全球流動和同一性之中,我們的新型文藝已然孕育出從“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不斷攀升的典型樣本。這一實踐在新世紀20年里,最早形成的就是網絡文學,最新的則是以抖音為代表的短視頻、直播。它們都是全球意義上獨樹一幟、具有引領性的新型文藝樣式和文藝平臺。

                                              在最新一批中宣部文化名家暨“四個一批”人才入選的大名單中,我們看到了不同以往的文藝界和文化經營管理界人選的一些新變。如果說,文聯、作協口子的傳統文藝工作者和國有文化傳媒單位的經管人才依舊是名單里的主流,那么,新型文藝概念下的代表人士在這份2019年名單中的比例顯著提高了,可以說完成著從相對缺乏到有力遞補的堅實一步。

                                              在上一屆(2017年)的“四個一批”中,愛奇藝的創始人龔宇和網絡作家中的杰出代表張威(筆名唐家三少)初露新型文藝人才入選的端倪。而這一屆,網易、嗶哩嗶哩、完美世界、閱文集團、掌閱等新型文藝企業的掌門人紛紛入選。這當中,網絡文學板塊又可以說是集中體現了國家新型文藝人才觀的最具完整性的一個領域——既有一批富有影響力和精品意識的網絡小說作者(網文“大神”)入選,又非常關鍵的把網絡文學產業的領頭羊、閱文集團的聯席CEO吳文輝放在其中(四個一批青年英才)。也許,在同一屆國家級文化名家暨“四個一批”出現同一領域創作和產業雙環節的代表人物,是一種水到渠成的偶合,但我認為這種兼顧上下游的閉環思維其實很重要,能夠真正體現我們在新型文藝人才觀上的合理布局和系統性關照。

                                              不妨以網絡文學入選人才為例作點分析。一方面,在網絡作家人選上,中國作協的推薦和各省市宣傳部的推薦形成了一定的互補。中國作協推薦的入選者有蔣勝男(四個一批)、朱洪志(筆名我吃西紅柿,四個一批青年英才)、李虎(筆名天蠶土豆,四個一批青年英才),地方宣傳部推薦入選者有王小磊(筆名骷髏精靈,四個一批青年英才,上海市委宣傳部)、林俊敏(筆名阿菩,四個一批青年英才,廣東省委宣傳部)、袁銳(筆名靜夜寄思,四個一批青年英才,重慶市委宣傳部)。如果說中國作協的推薦對象更看重全國影響力,各省市宣傳部的推薦則可以兼顧地域代表性和創作上的多樣化。此外,根據入選條例,55周歲以下的文藝名家可申報“四個一批”,40周歲以下的可申報“四個一批”的“宣傳思想文化青年英才”——這是“四個一批”人才選拔中首次增加的板塊,使我們黨和國家的文化攬才和表彰作用更為積極、更體現下沉意識。也因此,網絡文學創作人才的入選不但在比例上拓寬了渠道,更為關鍵的是,這為網絡文學等目前以80后、90后為創作主體的青年群落,提供了符合其新型文藝發展特點的制度安排。

                                              另一方面,所謂新型文藝,就是產生或生產的“范式”不同于過去,甚至體制機制完全轉型了的文藝。這中間,文學網站及其經管人才功不可沒。我們做網文研究的就很明白,除了具體作品評價的這么一種內部研究,網絡文學更具開拓性、實證意義和樂趣的部分,來自網絡文學在國際國內時代環境中生成、發展、流變的那么一種外部研究。我們深刻認識到,在中國網絡文學20余年發展史中,如果缺少了一批具有商業模式、生存活力的網站,還會有這樣一類生動的“中國創造”嗎?!——這個角度講,它們就是我國改革開放背景下社會主義民營經濟的有機組成部分。

                                              并且,這種平臺是網絡文學自己內生的,是由一部分網絡文學愛好者慢慢轉化、蛻變的角色分工(如吳文輝等起點中文網的創始人團隊)。固然,20年后的今天,資本化在所難免,但還會有新的歷史要求和時代場域建立在文學網站及其產業集團中,要求其承擔起更高級別的功能、價值。比如,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并重且始終把社會效益放在第一位;比如,提倡網絡文學現實題材寫作,閱文集團舉辦了三屆“現實主義網絡文學征文”賽事,推出一批現實關懷的精品網文,將一部分優秀網絡作家轉化為時代故事和時代精神的直接書寫者;比如,在全民抗疫之初,主辦“我們的力量”的抗疫主題征文,媒體報道說“閱文后臺涌入12000多名作者報名參加,4000多部作品審核上線”……從網民津津樂道的2003年起點中文網VIP收費閱讀模式的建成,到“白金作家制度”、“IP共營合伙人制度”,到今天的閱文集團全力布局網絡文學的海外傳播,讓中國故事“走出去”,將贏利模式建立在世界讀者的范圍里和藍圖上——這些都是新型文藝的特征、方法、生存史和發展史。

                                              所以,當我們理解這種文藝與市場、大眾、國家文化和全球競爭力的辯證關系、張力結構之后,在人才選拔和梯隊建設上,理應有合乎其內在屬性和發展路徑的精準體現,這次的中宣部名單就是一個表達、一個訊號,也是一種團結引導,一種重視鞭策。在條件合適的情況下,我們還應該將新型文藝創作鏈、產業鏈、價值鏈的更多不可或缺的人才考慮進來,形成全“面”的、系“統”的構畫,比如那些長期關注網絡文藝、開展研究批評的優秀理論評論人才,對新型文藝的全球化和產事業做跟蹤服務的杰出的外貿、交流、翻譯、改編和智庫人才。這樣,面向21世紀的中長期進展下的新型文藝,就會擁有一支更加穩定有力的人才隊伍。

                                              我們期待,中國不斷涌現的新型文藝可以作為國家文化的一類支柱性存在,健康、富有品質感和協調性地實現其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在實現自我優化的同時致力于建構人類文化共同體的某些重要面向,經由流行、通俗和時尚,經由科技和藝術的融合,萌生出嶄新的人文生態,貢獻中華文化復興的全球樣本。

                                            亚洲日韩中文字幕日本有码
                                                                                      贊0